• <ins id='hekm8'></ins>

      <i id='hekm8'><div id='hekm8'><ins id='hekm8'></ins></div></i>
      <fieldset id='hekm8'></fieldset>
    1. <tr id='hekm8'><strong id='hekm8'></strong><small id='hekm8'></small><button id='hekm8'></button><li id='hekm8'><noscript id='hekm8'><big id='hekm8'></big><dt id='hekm8'></dt></noscript></li></tr><ol id='hekm8'><table id='hekm8'><blockquote id='hekm8'><tbody id='hekm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ekm8'></u><kbd id='hekm8'><kbd id='hekm8'></kbd></kbd>
    2. <span id='hekm8'></span>

      <code id='hekm8'><strong id='hekm8'></strong></code>
        <dl id='hekm8'></dl>
        <acronym id='hekm8'><em id='hekm8'></em><td id='hekm8'><div id='hekm8'></div></td></acronym><address id='hekm8'><big id='hekm8'><big id='hekm8'></big><legend id='hekm8'></legend></big></address>

        1. <i id='hekm8'></i>

            影評人丨日版《遺願清單》:接瞭地氣,多瞭溫柔,失瞭力度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波多野结衣全集下载_波多野结衣全集线观看456_波多野结衣下载

            這幾日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傢對人生無常突然有瞭切身的感悟,網易推出的一份“人生必做的100件事”清單刷瞭屏,大傢紛紛在朋友圈或微博上打卡,看看有哪些事情自己已經做過,還有哪些事沒做,甚至還會默默確認有哪些事可能是自己做不到的。

            巧的是,偏偏這時我又看到瞭日本2019年的電影《最高の人生の見つけ方》,翻拍自2007年傑克·尼科爾森與摩根·弗裡曼兩位奧斯卡影帝同場飆戲的《遺願清單》。在這部電影之後,“The Bucket List”成為一個時常被人提起的詞,甚至成為瞭人生終結時的一個溫暖符號。

            這部電影當年就在日本大熱,在第32屆日本電影學院獎裡還獲得瞭最佳外語片的提名,所以日本的翻拍出現得這麼晚倒是有點令人吃驚。這次的翻拍中規中矩,將兩個老頭兒換成年齡相差甚遠的兩名女性,整體新意不多,但移植到日式語境後在接地氣這一點上下瞭一定的功夫,投射出日本特色的社會性問題。

            同是死前要完成的“遺願清單”,歐美演繹的是灑脫無憾,最終回歸親情賺盡熱淚。移植到亞洲文化背景中,從頭到尾不離親情,也確實有讓人鼻酸的情節,但那刻意為瞭和解、為瞭美好而設定的溫情,卻讓人越發感嘆隱於其背後的社會痼疾和精神枷鎖,至少在這部電影中,是無解的。

            傢庭主婦北原幸枝(吉永小百合)過的是一種沉默人生,沒有人聽她說話,也沒有人和她說話。好不容易才從侍奉婆婆的重擔中卸下,卻得知自己得瞭末期癌癥。她不敢告訴傢裡人,因為丈夫是甩手掌櫃,兒子是閉門不出的死宅,女兒美春(滿島光)雖然靠得住,但工作實在太忙。

            剛田磨子(天海佑希)是叱吒風雲的酒店業女王,白手起傢成為億萬富翁,人前一呼百應,人後又有年輕英俊的老公,看似人生贏傢,但一切都是用命拼來的。她就算在病中也忙於工作,煙一根接一根地抽,結果觸發病房報警器自動噴水,整層樓被淹,傲嬌的她也隻得和其他病人共用房間,而室友就是幸枝。

            兩人身份地位不同,價值觀不同,性格也不同,一個溫婉軟弱,一個倨傲毒舌,但在一起痛罵狐貍精、一起多管閑事被嫌棄、一起受到年輕生命驟然“逝去”的沖擊後,漸漸向彼此敞開瞭心懷。

            幸枝撿到“逝去”少女的“遺願清單”,上面寫滿瞭死前想做的事,驚覺自己就算坐在桌前冥思苦想也寫不出一個人生願望。與此同時,磨子在公司被老公“逼宮”讓位,深感墻倒眾人推的現實。

            日本人的社畜屬性大傢都知道,他們真的很像螺絲釘,嵌在需要他們的位置上,沒有自己的想法,機械重復著每一天的“任務”,安分知命地去構築外面那個龐大的、精確運轉著的社會。像幸枝一樣的傢庭主婦,更是處於螺絲釘的底層,沒有人關註、沒有人在乎,一切在傢人和社會眼中都是那麼理所當然。主婦不是工作,卻勞心勞力,主婦沒有報酬,所以也沒有休息,甚至主婦不能說出自己的痛,因為無人可分擔。

            因為是女人,就算是還未結婚的美春,工作再忙也要照顧無所事事的父親兄弟,更何況是已經做瞭50年主婦的幸枝。侍奉公婆、照顧丈夫、養育子女,她從來沒有時間去為自己打算。她的人生蒼白到就算讓她寫一份遺願清單,她也不知道該寫些什麼。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更可悲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去索要什麼。

            但即便已成為瞭“沒有夢想的大人”,面對少年人那五彩斑斕的夢想,也還是能感受到那鮮活的想象力、蓬勃的生命力,因此會更加惋惜於那已凋零的短暫生命。如果自己沒有夢想,就去實現別人沒有機會實現的夢想吧。即使夢想本不是自己的,但在追逐的過程中,還是能感覺到自己心臟的跳動,去找到活著的價值。

            還活著的人,不應該甘心就這樣去死。這也是磨子積極響應的原因(女王光頭造型矚目,傾情演繹百變假發)。因為磨子有花不完的錢,於是她們跳傘、旅遊、看控,玩得不亦樂乎。

            演唱會上臺跳舞那段雖然是典型的日式熱血,但還真挺燃的,這隨便換個國傢都覺得尷尬,在日本就好像可以成立的樣子。而且忠心耿耿的秘書高田(室毅)打call的部分表面看來隻是渲染氣氛,沒想到在結尾呼應,放瞭個大招直接引爆淚點。這個處理絕對是加分項,單獨提出來誇一下。

            在她們旅遊這方面,分為瞭國外旅行和國內旅行兩個部分,形成瞭鮮明對比。在國外,她們肆意張揚,可以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想,隨著清單的劃去,有暢快淋漓之感。可回到國內,雖然也是在一件件地完成清單,卻有瞭一絲苦澀,不可避免地面對她們原來的人生和想要逃離的過去。

            有幾個動人點,比如和陌生人共享特大號芭菲,穿著和服在絕美的京都行走,去長崎拜祭可能死於核爆的幸枝父母,克服少女時期的心理陰影成功地翻瞭單杠等等,細節處處溫柔。但一開始探討傢庭關系就沒瞭底氣,特別是洗白磨子的無情老爹以及幸枝的廢物老公、兒子,簡直充滿瞭東亞特色。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原諒他們啊!(手動狗頭)

            先說磨子和父親和解那一段。幼年被父親所拋棄,被傷害得那麼深,卻在被誇獎被摸頭後痛哭失聲,徹底放下——哪怕對方隻是因為失去瞭記憶才變成瞭“慈祥”的老人。為人子女真是可憐,也不是自己想出生才出生的,能碰到什麼樣的父母全憑運氣。要麼一生受控(這點在幸枝談及去世的婆婆上有多次體現),要麼被忽視拋棄,最後為瞭一場圓滿,還要無條件原諒。

            這一生拼搏,歸根結底是和不被重視、不被認可甚至被拋棄的自己賭氣。明明都是自己努力來的,是自己應得的,但無論那一聲肯定如何遲到,都會令再嘴硬的子女潰不成軍。成年後得到的贊許能彌補幼年時缺失的一切嗎,能愈合長久以來的傷口嗎?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自我感動罷瞭,這哪裡是放下,這是算瞭。

            幸枝丈夫和兒子的轉變就更不自然瞭。幸枝在傢時,兩人就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在傢後兩人更是把傢住成垃圾堆。為什麼生病後會覺得隻有女兒能依靠?為什麼女兒再忙也得去照顧傢裡那兩個很閑的男人?既然鋪設瞭這樣的前期細節,後面就不應該沒有一點鋪墊、沒有一絲反省,讓當瞭一輩子大爺的人在得知幸枝得瞭癌癥之後幡然悔悟。而多年不出房門沉迷打遊戲的人,就憑一句“你姐姐懷孕瞭以後要靠你照顧瞭”就能改頭換面重入社會?開什麼玩笑!

            不過想想這可能也不是主創偷懶,大概他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如何處理吧。因為在現實中,這就是個無可奈何的死局,被鎖死在一層層的社會認知慣性中,因此電影裡也隻能強行靠個人覺悟往回拉,反正最終目的也隻為瞭打好感情牌而已。再回過頭來想寫不出自己的遺願清單隻能去實現別人的清單這個背景設定,我甚至都要產生主創在反諷的錯覺瞭(難道不是婚姻勸退宣傳片嗎喂!)。

            也許本片是太在意樂觀積極瞭,隻想做一個無功無過的溫情翻拍片,弘揚正能量,因此都不敢去用畫面表現殘酷(不幸的過去全靠嘴說)。拜托,這是癌癥晚期的兩個病人呀,原版前期花瞭不少筆墨描述兩個老頭兒被重病折磨的慘樣,比如化療後的嘔吐、呻吟,在深夜因對死亡的恐懼而瑟瑟發抖等等。勇於展現這一面,人物才會更加立體,才能更體現磨子所說的“就算是有錢也無法逃離死亡”以及最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感悟,甚至還能夠從這個出發點來豐滿傢人的角色轉變。

            結果呢,除瞭偶爾的腰疼、昏倒,讓人感覺不到這是兩個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病人。明明是向死而生的主題,卻對生命的審視不足,和解又來得太過容易,好像隻要你自己放下,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瞭一樣。不敢戳破窗戶紙的保險處理令傢庭主婦+女強人這個社會符號所背負的力量蕩然無存。有個特別明顯的例子是在磨子嫌棄幸枝的主婦人生時,幸枝的反駁就顯得過於蒼白、沒有說服力。本來想拍女人的治愈,卻一不小心拍成瞭女人的悲哀。

            但奇怪的是,雖然處理如此虎頭蛇尾,和解部分又如此違和,但單看其中的幾處溫情點以及最後結局還是能有淚點,說明日式煽情確實能精準地打中處於同一文化圈的我們的情感穴位。兩位女主間細膩的情誼處理以及室毅的演技可謂居功至偉。

            最後還是很想發自內心地感嘆一句:有錢真好啊~